以色列成为世界电视节目模式输出第二大国
2016/04/13

在去年的戛纳电视节上,来自以色列的模式公司Keshet大出风头,光是中国公司便签走了它的6档模式。而在前年秋季的戛纳电视节上,《双面人生》,另一家以色列公司Armoza推出的新模式一露面便被10个国家买走了优先权。作为一个地域狭小,收视人口只有700万的小国,以色列何以能成为全球电视模式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呢?

长期活在战乱阴影下的以色列,到1968年才开始播出电视,且早期电视的内容主要聚焦于宣传、宗教和教育,而不是观众更感兴趣的娱乐内容。直到1990年代中期,以色列电视业才开始商业化,并出人意料地迅速崛起为电视节目创意的孵化地。尤其是近几年来,以色列的电视剧、真人秀、游戏等节目模式频繁输出,在全球市场中占据日益重要的地位。

电视剧方面,以色列成功地打入了美国这一全球最重要的电视市场,从2008年HBO播出改编自以色列剧集的心理剧《扪心问诊》,并获得五项金球奖提名开始,美国各大电视网频频翻拍以色列剧集,包括CBS频道的浪漫剧情片《前任名单》(2008)、FOX频道的喜剧《爱情红绿灯》(2011)、Showtime频道的反恐剧《国土安全》(2012)等。

真人秀方面,表现八个家庭实时生活的节目模式《景框》输出到了15个国家,而由五个男人自己用摄像机记录的真人秀节目《连接》也已输出到了10个国家。游戏模式的输出更是以色列的拿手好戏,2000年时Keshet的游戏节目模式《安全》出售到了全球70多个国家,而Armoza公司的答题类节目《一站到底》已经在全球制作了超过600集,包括美国NBC和中国的江苏电视台都推出了这档节目。

这种种成功,见证着以色列电视不同凡响的创意能力。在那里,节目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,只有不超过5档节目的寿命超过了10年。“在我们国家,人们的注意力很短暂”,以色列资深电视制片人Omri Marcus曾这样解释。在战争阴影下,以色列人是悲观主义的。可能只需要一秒钟,一个人肉炸弹,所有的一切便会烟消云散。这种无常的命运给以色列人的生活带来了一种紧迫感,也影响到了电视业。

这种紧迫感也源自激烈的市场竞争,由于市场狭小,以色列的几大电视运营商间处于短兵相接的状态。例如以色列最大的电视网2频道,星期天到星期二的节目由Reshet公司负责,而星期三到星期六的节目则由Keshet公司负责。两大公司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才能不被竞争对手抢了饭碗,公司的高管们从节目研发的第一天便介入其中,与制片人和研发者保持了密切的联系。

作为一个电视产业规模只有7.5亿美元的小国,以色列的电视节目制作在预算上也面临着很大的局限,多数节目的成本只有几万美元甚至更低,难以在制作水准上引领风骚,而只能在创意上出奇制胜。

例如在《双面人生》这档名人访谈节目中,便安排了主持人和名人的角色互换,经过特效化妆和深入的前期准备,每期节目中记者出身的主持人都将化身为名人嘉宾,而名人嘉宾需要面对另一个“自己”开始提问,带来一场淋漓尽致的心灵碰撞。以色列电视人将他们的策略总结为“先锋主流”(Edgy Mainstream),内容的内核是主流的,但会以先锋、新颖的方式进行重新包装。

位居全球科技发达程度前列的以色列,也恰好为滋生新颖的节目模式提供了土壤。以色列观众对新媒体接触甚多并能欣赏跨平台的叙事方式。而以色列模式公司已率先与技术公司合作开发新一代的节目模式。如前面提到的两档真人秀节目便都是基于电视、电脑和手机三大平台的互动展开的。

另一档新节目《爱情来临》则将电视和社交网络紧密地联系起来。五个名女人通过网络摄像头交流她们的寻爱心得,最终取得了25%的收视份额。或许正如Armoza公司总裁Avi Armoza所说,新媒体正在激发新的互动形式,也为内容创造着新的承载形式。科技是模式未来发展的基础所在,也正是以色列模式创新的一大源泉。

中国和以色列的节目模式合作已经开展多年,CCTV、江苏卫视、北京卫视等都已将以色列的模式改编或与之联合开发,如《升级到家》、《闪亮新星》。今年9月,以色列出口协会将举办第一届国际电视节目模式大会,以色列各类模式创意公司将集体亮相,如有兴趣报名,欢迎联系我们。

[点击本网站“联系我们”页面,留言或致电。]